很酷沒有介紹

文艺社:

青蓝街


文/长今


我在这里活着。


从一个学生到一个上班族的身份转换,并非是快乐的,但是生活弄得你无可奈何地接受。就好比毕业,穿上一身黑色的学士服,站在镜头面前微笑,拼命拉着那些路过你身边的你认识的同学合影留念,咔擦一声,以一张照片来铭记你们曾今的友谊,背景满满的都是人。都是那些和你一样毕业的学生,手里捧着鲜花和礼物,笑容灿烂,女生脸上化着不浓不淡的妆容。


从地铁口出来的时候,已经迎上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在这座城市,空气污染得厉害,看不到乡下那些漫天的星星,只有湛蓝湛蓝到以为是黑色的天。碰上在地铁里因为人流量过大而停留时间过长的时候,抵达地铁出口就只能努力睁着眼睛寻找那辆从毕业生手里淘来的二手货单车,单车是浅蓝色的,天色一黑,跟黑色的差不多,逼得自己恨不得把车钥匙插进每个车锁试试。然后随手将挎在肩上的包包往车筐里一扔,努力一蹬,咬牙向着上坡踩去。


踩到坡上和下坡的临界点的时候,总会停下来看那一路亮起来的橙黄色的街灯,周边有不少学生走过,嘻嘻笑笑谈着最近校园里的新鲜事,也有许多穿着正装拎着公文包的人,有的面无表情,有的面容疲惫,仿佛白天经历了一场战役。有的笑容灿烂地讲着电话,大抵是跟异地的男女朋友聊些新鲜事情。也有拖着行李箱的人,有的离开有的回来,那行李箱的轮子在路上摩擦出来的声音,引得我不禁回想起毕业的那些事情。


总是想,让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自己可以坦然接受。只是不知道,时间从来都不会因为你的期望而停止不前。终于还是毕业了,在清晨醒来,洗脸刷牙都特别认真,好像每个动作都不会再来一次。在镜子前描画了许久,手忙脚乱地不知道如何化妆,青涩得不知道即将踏入社会的我们不太好以素面朝天的姿态来面对这个世界。终于是跑了几间宿舍,寻求了许多人的帮助,才得以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穿上挑了许久的正装以及高跟鞋,正好赶上雨天,小心翼翼地走到集合点,闹哄哄的一片,与同窗几年的同学相拥而照,这个时候,拥抱比语言来得更真实。


然后是聚餐,在餐桌上夹菜给同学吃,举着酒杯说毕业快乐,又迅速地静默下来,没有很多话要说,等到人散去,走在路上,看着前面同学的背影被路灯拉长,他们搭着彼此的肩膀,说以后要记得回来。男生们开始抽起烟来,讲不出更多的话。我在后面用越来越慢的步子走着,看着看着,才发觉,自己真的要离开了,蓦地,离别的情绪倾盆而降。


忙着搬行李,到后来办理完所有的毕业手续,却发现连声告别都没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第一次觉得慌张,压抑着内心的恐慌,借住在朋友的宿舍,每天跑面试,在烈日里奔波,一次次的心灰意冷,又一次次的重新振作。终于得以暂时安定下来,在这条街上找了一个学生公寓,陪伴了几年的行李被重新安置,睡上一觉,我就以为,新的生活开始了。


青蓝街,大抵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来源吧,我猜想。


这条街,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街上的小贩开始多了起来。总是在下班时间,老远的路上就闻到香味,巴不得每一个摊位都尝一遍。最爱的是那家关东煮,早些时间,第一次看到”关东煮“这三个字,内心不禁惊呼。本来是三个很普通的字,拼到一起来,不知为何,竟生出来那么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再往摊位上一看,是一串串的肉或者菜,搁在规矩地正方形的格子里,任由开水煮着,有人来买,便挑上来,加上调制好的酱料,一咬,便是一口美味。


路过炒米粉的摊子,一下子就被那种蒜蓉爆炒的香味给迷住。这是一道家乡的小炒,我想,若是想家了,就来这里买一份炒米粉回去,慢慢吃,慢慢回味,也是好的。


这条街,不长也不短,我在七月的每个清晨醒来,迎着无比夺目的阳光踩着单车去搭地铁,辗转几个站,跟着人潮赶着急忙地步伐去到公司的大楼,刷卡,打卡,然后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平淡而甚至有些枯燥。在每个傍晚时分再从十六层下来,盛夏的热气还没有散去,太阳也还半悬着,四处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人潮和车流,我摘掉耳机,慢下来听听这个城市的声音。


回到青蓝街,一日复一日,这条路上,有着许多同我一样的年轻人,为着自己的梦想努力着奋斗着,总有那么一天,我们都会青出于蓝胜于蓝,成为这座城市的强者。



评论
热度(76)
  1. 云丶分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佛山智美惠马赛克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羅生雜象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羅生雜象 | Powered by LOFTER